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语录 > 文章内容页

鬼楼下意料之外的结局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6-10 分类:经典语录

于思淼是在大一入学的时候认识秦驭天的,那天她提着行李箱去学校报名处报道,但是因为不熟悉地形在校园里迷了路,因为性格比较内向,又没有和人打交道的经历,她只能呆呆的坐在花圃上看着人来人往的操场不知所措,她是想过问路的,但是每当想把想法付诸实践的时候,想好的开场白又会被堵在喉咙里,就是说不出来,就这样,犹犹豫豫,反反复复,天一会就黑了,看着路过来往的行人越来越少,她慌了,刚好这时秦驭天从她身边路过,她看秦驭天长的挺老实的(天啊,这年头还真有人看脸认人),觉得他应该不是什么坏人,“学......学长你好”秦驭天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往前走了两步,看到周围就他一个人,立马停住了脚步”我???“,秦驭天一脸的懵逼,一直到大学毕业,于思淼还记得那时的情景,原来秦驭天也是一个路痴,那天他也是因为迷路了,也拉不下脸去问路,就装作”我认识路“的样子,一股脑的瞎逛,那时候于思淼还在纠结该怎么跟人家开场,是文雅一点,还是接地气一点,是开放一点让人觉得她直爽好相处,还是内向一点,让人家不要欺负她呢,如果她表现的太内向了,会不会让人家反感觉得她作呢,正在自己内心痛苦挣扎的于思淼同学根本就没有发现,秦驭天已经在她面前经过三次了,每次都是那幅”我只是随便逛逛的“表情,那天两个路痴在学校里找了一晚上,最后还是在过路老师的帮助下找到了各自的宿舍,她和秦驭天依然还记得那天老师把他们送到宿舍的表情,一副看SB的表情,已经没有任何掩饰了。。。。。。

”他真的死了吗?“于思淼简直不敢相信,其实她和他分手也并非是她的本意,只是这世间有太多的身不由己,她没有办法,有些事不能说,说了,只会让彼此更加难过,于是于思淼就选择了沉默,没想到三年后竟然在新公司遇见了这个当年爱的死去活来的初恋,看起来他混的还不错的样子,她一眼就认出了秦驭天,互相了解的两个人,总是能够在茫茫人海中一眼认出对方,只是对方没有说,她也没有说,既然已经分开,又何必再相认,又西安癫痫病医院哪家强是三年光阴,她现在要离开这里去别的地方工作了,以后也许永远不会回来了,她觉得自己应该去说点什么,这样即使没有结果,那自己的人生也不会因为如此留下遗憾,当从同事口中得知根本没有地下一层这个事实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懵了,如果没有地下一层,那么秦驭天又是如何下到地下一层的呢?那天她没有选择乘电梯,而是选择了走楼梯,秦驭天准时的出现在了楼梯口,就好像本来就是要走楼梯一样,他神态自若的走下楼梯,她怯生生的跟在后面,走到十三层的时候她透过安全门的玻璃,看到一口巨大的古钟立在楼梯口,”真奇怪,有谁会昆明癫治愈军海劯攻勊把钟放在那个位置啊“,她心里暗道一声奇怪,却并没有多想,于思淼从来就不是一个多事的人,就这样,他走在前面,她走在后面,走到一层的时候,她停住了,而他则没有停下脚步,一步一步走向了地下一层,无边的黑暗吞噬了秦驭天的身影,她掩面哭泣,她多希望时间可以倒流,在毕业的那个夏天,在那个凤凰花肆意绚烂的午后,她没有说出那伤人的话,”也许这样,他就不会死了吧!“,即使她没有选择跟着下去,既然大家都知道地下一层被堵死了,肯定有人试过下不去,秦驭天能下去,说明要么别人说谎了,要么秦驭天不是人,于思淼伤心的快步走出了这座大厦,她再也不会再回到这个让她伤心的城市了,再见了,我的爱人,再见了这个可爱的城市。

秦驭天当然是人,秦驭天是秦氏家族第三十二代的继承人,或许大家都以为他是个有钱的富二代,但是没有人知道,陕西中际脑病医院到底怎么样秦氏集团还是一个古老的捉妖家族,从小秦驭天就和董名珠雷程虎一起训练,学习格斗,符箓,科学,算术等各种知识,说来也是好笑,一个捉妖家族竟然还要学科学,但是当时的秦驭天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训练,自从上了大学之后,家里对他管的也不是那么严了,也没人告诉他这一切的始末,秦驭天的父母也没有告诉他,他们更希望一辈子都不要告诉秦驭天,让他平平安安的过着正常人的生活,娶妻生子,让家族世世代代的使命就此终结,但是时事不由人,秦驭天普通人的生活没过多久就被卷入到这场漩涡之中了,秦氏家族老一辈集体失踪,秦驭天被迫接受秦氏集团,在父亲留下的密匣中,他才知道了地下一层的秘密。

秦驭天走下地下一层,整个地下室占地极广,中间有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坑,大坑旁边端坐着几个身影,正是秦驭天的父亲、母亲和族叔等人,只是这几个身影上毫无生气,”爹,娘,驭天来看你们来了,明珠和程虎已经被那个妖物所害,鬼楼的力量越来越弱,我怕用不了多久那个西洋妖物就要脱困了,那时就再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限制它了,驭天不才,没能完成家族交给驭天的使命,驭天这次来看望二老和家族长辈,就是希望倾尽全力去和那妖物决一死战,此次一别再无相见之日,若孩儿胜了,孩儿自当完成家族遗训,镇守秦天大厦,若是孩儿败了,孩儿将引动无底尸坑的力量将那妖物镇压”,说完,秦驭天结了一个奇怪的手印,用匕首在自己的手心划了一道伤口,一滴殷红的鲜血从他身上冒出,滴落下无底尸坑,随着这滴鲜血的滴落,地下传来一阵可怕的震动,须臾间又恢复平静,“家族世代镇守尸坑,可见这坑底必然有绝世妖物,假若这次去与西洋妖物决战胜了也就罢了,我还可以继续以秦氏家族的血脉继续镇压,可是若是败了,一个西洋妖物就难以对付了,何况还有一个妖物,不行,我必须先把它灭了再寻那西洋妖物血战”,秦驭天早就心存死志,本着能杀一个是一个心态,秦驭天纵身跃入尸坑,一如当年秦氏先祖,秦天柱一般。

呼呼的风声灌入耳中,秦驭天把风衣一甩,抓住衣服的四角,转眼就成了简易的降落伞,下落速度立即减缓了许多,没用多久便到了坑底,“看来这尸坑,并非无底啊,只是因为没有光源显得深而已”秦驭天如是想,坑底非常的干燥整洁,只是在尸坑中央有一座高大无比的尸山,尸山顶部坐着一个人影,秦驭天想“那应该就是我秦氏家族世世代代镇压的妖物了”,“妖物,纳命来,秦驭天从背后抽出一把长剑,剑身刻着血红的符箓,他施展轻身法决,几个起落就来到了尸山的顶端,”叮“一声脆响,这雷霆万钧的一剑就被那身影两个手指轻易的破解”秦氏斩妖剑?“那身影的声音有点奇怪,仿佛想起了什么,”你是我秦氏后人?”,秦驭天大惊,听这口气,秦氏家族世世代代镇压的竟然是自己的先祖????,虽然内心震撼无比,但是秦驭天依然恭恭敬敬的跪了下来,“秦氏家族第三十二代传人,秦驭天见过秦氏先祖”,“唉,没想到一眨眼就过去了这么多年了,秦香林和秦二世还好吗?”,他问的两个人正是秦驭天的父亲和族叔,“家父和族叔为了完成家族遗训,已经以身殉道,猝于坑顶”,“唉,想不到我机关算尽,最终却差点葬送了秦氏家族百年基业,孩子,现在秦氏一族可还有其他人?”“回先祖话,秦氏一族自我父母族叔一代后只剩驭天一人”“好,孩子,既然秦氏只剩下你一个人了,那老夫也不用再待在这尸坑了,有些事情需要让你知道,不然秦氏后人得记恨我一辈子”那身影一脸落寞缓缓地道出了当年发生的一切“日军犯下累累罪行,把无数国人的尸首抛下尸坑,经过岁月的累积,尸坑底部的怨气已经遮天蔽地,若没有妥善处理,方圆百里或许都会成为一片死地,后来秦天柱偶然经过这里,正值医院火灾,所有人死于非命,秦天柱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不是普通的火灾事故,他修建四煞极凶格局封锁怨气,但无奈尸坑怨气太强大,普通的封锁法阵已经不能完全奏效了,这个世界想要得到任何东西,都要付出代价,普通的超度和疏导已经不能镇压鬼楼的怨气了,现在四煞锁凶也不能完全奏效,只能用生人的血肉做成鬼楼,才能镇压这些怨气,可是光镇压还不够,若没有有效的疏导,那终究有一天这怨气会以势不可挡之势爆发,所以,秦天柱留下家族遗训纵身飞入无底尸坑,以身殉道,将所有怨气尸气集于一身,成就鬼王之躯,然后,世代秦氏族人以自身心血镇压自己,方可保一世平安,秦天柱早就知道自己无法掌控那庞大的尸气,若是没有族人镇压,也许当自己被尸气侵蚀之后,第一个灭的就是秦氏家族,所以他留下后手,把自己炼成鬼王,因为血脉的缘故,秦氏族人可以用自己的鲜血让自己保持清醒,不至于为祸人间,只要秦氏家族不灭,那尸坑就永无翻身之地,随着时光流逝,终有一天这滔天怨气也会散尽”,秦天柱说的没错,自从秦天大厦建成,这块土地就再也没有发生过不祥的事,只是天意难料,西洋妖物的入侵,他发现了秦天大厦的奥秘之后,竟然想窃取这无底尸坑的尸气来壮大自己,随着它的暗中运作,秦氏家族镇压的频癫痫患者的饮食处方率越来越快,渐渐地秦氏族人越来越少,最终差点消亡,秦天柱得知西洋妖物的事情之后勃然大怒”大胆妖物,窃取尸气为祸人间,竟然还杀我秦氏族人,害我秦氏一族险些灭族,此仇不报我枉为秦氏族人“,驭天,秦氏一族既然只剩你一个了,你若死了我终究有一天会失控祸乱苍生,况且你是我秦氏唯一血脉,我这就送你出去,你以后走得越远越好,永远不要再回来,老夫趁自己还清醒,一定要和那妖物同归于尽”

。。。。。。

大战的结果没有人知道,只是秦驭天醒来时,于思淼正坐在他床前,“你醒啦,太好了,那天你出车祸之后就一直昏迷,简直吓死我了,还好你醒了,没事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