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末世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故事世间万物都是平衡的有阳必有阴阴宅可能与风水有关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5-4 分类:末世小说

上一篇:《云少鬼传8封皮银线》第九章:胭脂味人皮“观主,昨日你口中所说的阴宅究竟是何意思啊?段某我还真没听明白。”老爷说“世间万物都是平衡的,有阳必有阴。如果对于房屋宅院来说,阴所占的比重层面比阳大,那么我们就称之为阴阳失调,阴气太重的宅子就成为阴宅。说明白一点就是这房子是给死人住的。”观主说“啊---这么多年祖上留下来的话居然和观主说的话截然不同。”老爷惊诧道“段老爷、你再看这祖宅坐南朝北,而你家人的生辰八字又与这方位不合,形成一道冲煞噩运。如果不想出什么事,我看你们还得及时搬走才行啊!”观主说老爷半信半疑的想到“这么多年老太爷他们住在祖宅都不曾发生过什么事,只是汇丰粮店的生意是越来越差劲了,莫非与这阴宅风水有关?可近几年店里生意差,家里的钱也不多,要真是搬迁或者重修,可得要了我这条老命啊!”“观主,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镇住这阴宅?我家祖宅流传下来几百年了,可不能说搬就搬啊!”老爷说“办法倒是有,不过最多也只能缓至三年,至于三年之后这宅子如果再发生什么可怕的事,那老道就再也无能为力了。”观主说“那行,观主,那就麻烦你帮我缓三年,我会尽快想办法解决这阴宅的。”老爷说老爷的想法就是:这三年时间自己可以把生意做大点,多存点钱再想其他办法处理这宅子,要么卖掉后搬迁其他地方,要么推到后请人来重修方位。老爷按照观主的吩咐用古龙木穿三枚铜钱,沿着宅子的四个地基方位钉下去,每尺一钉,每条古龙木钉三次。再将阴阳八卦镜置于宅院大门顶端中央。阴宅之事解决之后,家里的生意逐渐好转了起来,每日的客流量比往日稍增多了一些。“云天,快回来吃饭啦!”段太太冲着邻里的房屋大叫道“娘,我再玩一会儿就回来,你们先吃吧。”四岁的段千云天回应道“云天,你再不回来,你爹爹可要就湘西正规的癫痫专科医院要生气了哦。”太太说“好啦,我这就回来啦。”我意犹未尽的跑了回来“乖儿子,快回去洗手准备吃饭了。”娘说“爹爹(段老爷),你说我们家宅院大门上为什么挂着一面奇怪的镜子啊!”我说只见老爷脸色顿时暗淡了下来,说道:“云天,是谁问你这个问题的。”“爹爹,没人问我,只是跟我一起玩的二柱,他经常说我们家的祖宅是鬼宅,每次他说完后,我们都差点动手打了起来。可我真不知道该如何跟他们解释这镜子的由来,哎----”我说“哟---咱们家云天长大了啊,还知道为我们段千家的声誉着想。”太太说爹爹立即向娘使了一古怪眼神,娘立刻埋下头,猛吃着碗里的饭菜,“云天啊,这镜子是保佑咱们家生意兴隆、全家平安的八卦镜。你现在还小,爹爹跟你说多了你也不懂---”“爹爹,云天这么聪明,怎么会不懂呢?嘿嘿-----只不过----我----”我说“云天,只不过什么?你跟爹爹说,爹爹帮你解决你心中的疑惑。”爹说“爹爹,如果云天说了,你可别打我啊!”我说“你说吧,爹爹保证不打你-----”爹说“那好,这可是你答应我的,大家都听到了。爹爹:云天这几天每次和二柱他们玩的时候,恍惚看到两个老大叔经常在我们宅院门口逗留,他们总是一副困惑的眼神望着门上的镜子。”我说“云天,你说你看到的两个老大叔他们在我们家门口除了看着镜子,那还做了些什么事情啊?”爹说“爹爹,他们什么都没做了,就是站在那里不停的挠自己的后脑勺。我感觉他们好像很想进来院子,可就是不敢进,好像惧怕着什么。”我说“那你看见他们的样子了吗?你跟爹爹说说他们长什么样子。爹说“额,一个是光头,还有一个是长长的辫发、盘在头顶上。”我说“云天,那其他人有见过那两个老大叔吗?”爹说“这---这我就不清楚了,反正二柱他们没看到。”我说“老爷,小曼这几日出去买菜,都未见过小少爷嘴里说过的那两个人啊!”小曼姐姐说“好了,好了。大家就不要猜疑那两个人是谁了?都快吃饭吧。”爹说“老爷,云天嘴里所说的那两人,你见过吗?”娘说“牡贞,按照云天的描述,那留着辫子的人应该是二十年前的满人,我年轻的时候双鸭山市羊羔疯哪看的好好像在哪里见过?但就是想不起来了,只怪我年轻的时候不懂事,整天就知道玩,其他什么事都不顾不问。可他们为何不直接走进来,反而是在门口逗留?这一点我倒是挺纳闷的。”爹说“老爷,你说我们云天从小就能看见我们看不见的东西,为了这些事你还经常打他,叫他以后不要胡说八道。你说云天这次看见的两个人会不会也是-----”娘话未说完就被爹爹打断道“你看你又在那疑神疑鬼的,你不是明天还要回娘家一趟吗?早点睡吧,牡贞。”爹说今夜的七宝镇显得格外冷月无声,几只乌鸦发出“唔唔唔---”粗劣般的嘶吼声,凄凉的叫声让这个镇子顿时陷入死一般的沉寂。熟不知在大家看来乌鸦的叫唤,意味着将会带北关区去哪里治疗癫痫病好走人的生命。因此乌鸦被大家所厌恶,乌鸦象征着死亡,常常也是死亡与恐惧的代名词。吃过早饭后,段太太背成都有治疗癫痫的医院吗上包袱就瞧瞧的离开了祖宅。小曼这几天不仅要一如既往的打扫宅院的卫生、买菜做饭,而且还得照顾这调皮可爱的云天小少爷。下午我跑回家的时候,满院子找我娘的踪影,“娘、你在哪里啊!----小曼姐姐我娘去哪里了?”“太太她---她有事出去了。”小曼姐姐说“她去哪里了呢?你快告诉我啊!我好去找她---”我说。“她应该是去粮店找你爹去了。”小曼姐姐说“呜呜----我要找我娘,找我娘----”为让我不再大哭嚎叫,小曼姐姐带着我去了米粮店,或许老爷可以跟我解释我娘到底去哪里了。因为在家里爹爹对我管教一向都是很严厉的,是不允许我随意哭泣的。“小六哥,老爷呢?我把小少爷带过来了。”小曼说“老爷他刚刚出去找周掌柜谈生意去了,可能得晚些回来。”小六说“小少爷一直吵嚷着要找太太,客我又不敢说太太回娘家这几天暂时不回来了,只好带他到店里来找老爷了。小六哥,我现在要去买菜做晚饭,你帮我照看下小少爷,买完我马上就回来。”小曼说“那行,你快去吧。”小六说“哎哟喂----我的小祖宗啊!你怎么把面粉抹得一脸都是啊,快来我帮你洗洗,不然等下老爷怪罪下来我可担不起。”小六说“小六哥哥,我娘和爹爹怎么还没回来啊。”我问“他们去干嘛,我也不太清楚。小少爷:你就踏踏实实坐在这里帮小六哥哥看着这店,我去后面把晾晒的谷物给收了。”小六说“没问题,我要做小老板咯——嘿嘿。”我说我躺在摇椅上,前后不停的摇晃着,迷迷糊糊视线里恍惚出现:一个人披散着头发,僵硬的爬在树林里,那背影很是熟悉,但就是看不到他的脸。“”“小孩、快醒醒。”等我睁开双眼时,米店门口突然站着两个身形庞大的老大叔,他们的皮肤嫩滑细腻,看起来根本不像是男人的皮肤,精神抖擞的光头兴奋不已的问道“小孩,你家大人呢?”“我就是大人啊,有事找我就行了,嘻嘻----你们是要买东西吗?”我说“我们是来找人的,快叫你们大人出来。”光头大叔凶悍的叫道我顿时灵机一动说道“我们店只卖东西、不负责找人。”留有辫子的人把光头大叔往后一拉,客气的对我说道“小孩,叔叔身上有糖,你要是告诉我,我就把糖给你吃。”“哼---我现在是大人了,大人是不会吃糖的,只有小孩子才会吃糖,你们拿走吧,我才不要呢。”我调皮的说道光头大叔见我软硬不吃,横眉怒目的冲向摇椅,欲伸手抓起我胸前的衣服,情急之下我便大声呼叫“小六哥哥,快出来啊!有人欺负我。”光头大叔刚把我抓起来,我胸口的那块宝玉立马发出一阵绿光,光头大叔瞬时把我扔回了摇椅,摔得我直喊爹娘。忽然一块手皮从光头大叔手心上掉了下来,他不停的揉搓着自己的掌心,快速退到辫子大叔的身后。“小少爷,你怎么啦?你们干嘛欺负我们家云天。”小六说“小六哥哥,他们刚刚想打我,你快帮我把他们打走。”我说“什么,他是段千老头的孙子?”光头大叔惊诧道,辫子大叔迅速向背后的光头大叔使了一诡异眼神。“不---不,小孩误会我们了。这位小哥,我们是来向你打听一个人的。”辫子大叔说“你们想问什么人啊,快说,问完了就赶快走。”小六说“我们要找的人是段千良,你可知他现在在哪里?”辫子大叔说小六想了半天才答道“我不认识什么段千良,我们家老爷叫段千寻。我看你还是去别处打听吧。”小六说“那请问你家老爷在吗?可否帮我------”辫子大叔说“我们老爷出去办事了,我看你们还是明日再来吧。”小六说“那好,我们也不打扰你们了,告辞。”辫子大叔朝着小六客客气气的抱一拳。两位老大叔走后,我迅速跳下摇椅,捡起地上的人皮说道“小六哥,你猜这是什么?”“小少爷你在哪里搞的这块猪皮啊,给小刘哥哥瞧瞧。”小六说“这----这是刚刚那个光头大叔手心掉下来的一块肉皮。”我说“小六哥,你们在看什么呢?给我看看啊!”小曼说“啊---你们在哪里捡的猪皮啊,这么鲜嫩。”小曼把貌似猪皮的肉皮往鼻孔处一塞,“这—这不是猪皮,是人皮啊,还有一股淡淡的胭脂味儿。”“小曼,给我看看,这哪像人皮啊!”小六说“小六哥,我经常去市场买肉,我怎么会看错呢?不信你把烧煮的开水拿来试一试。”小曼说小六把开水倒在肉皮上,不一会儿肉皮便冒出无数个水泡,“这根本不是猪皮,猪皮是不会起泡的(死猪不怕滚水烫),只有人皮才会被开水烫出水泡。”小曼说“小曼,那—那这块人皮该怎么处理?”小六畏惧的说道“小六哥哥,刚刚是我先捡到的,那就由我来保管吧。”我快速把人皮从桌上抢了过来,放在了兜里。可能是因为年龄太小不懂事的缘故,对于这些东西我并不惧怕。“小六哥,刚刚那胭脂味我感觉好像在哪里闻到过?”小曼说“小曼,你快说在哪里见过啊?”小六说“可是---我不敢说”小曼说“快说吧,都这时候了,还不快说。”小六说“太太身上的胭脂好像就是这种味道。”小曼说“那你的意思是说,这块人皮是-----不可能啊,太太今天早上不是回娘家去了吗?再说了这镇上胭脂也就那么几十种味道,用的人又那么多,也不能断定是太太的吧。”小六说“小六哥,我们还是先回去,问问老爷再说吧。”小曼说(未完待续……)下篇:《云少鬼传10抛尸荒野》

本文来自小说《云少鬼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