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大赛 > 文章内容页

坚持同乐,真的不容易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8-24 分类:文学大赛

   今天,是一同事婚礼的日子。同事们从几天前就开始隐约被婚礼的喜庆所感染,也都时不时的兴奋一下,或热谈,或逛笑,或遐想,为花车如何装饰,为婚车如何摆布,为如何闹洞房日子……

   一大早,我还在处理其他同事昨天未完成的遗留工作,就接到同事之一的电话,说是约好的车辆均已到场马上要集中到新房的小区,准备出发到新娘的娘家去迎亲啦。于是,我匆匆放下手中的工作,来到了装饰婚车的地方,我算是到得晚的,走近一看,车子都装饰得差不多了,人也来了很多,或许是喜事,大家都表现得很兴奋,热情也很高,一会吹红汽球,一会帮着扎车花,一会帮着花店老板挑选着鲜花,都是乐呵呵地进行着。待婚车装饰全部完工后,所有的车子都一溜地来到新房座落的小区里,随着锣鼓“咚咚”、鞭炮“啪啪”的一阵喧哗庆贺后,婚车8、9辆向新娘家进发。40分钟后,车子来了到另一小城的一座小楼前,阵阵鞭炮声意味着新娘家到了,迎亲队伍的兴奋情绪也到了最高潮,因为按新郎所处的城市的风俗习惯,应该是马上把新娘接上车,掉头就可以打道回府啦。

   然而,大家没想到的是,两座相隔不到50公里的的城市,婚俗却有很大的不同,迎亲队伍必须在新娘的娘家吃完中午饭后才能回新郎家吃晚饭,这就意味着大家务必在新娘家待上4个小时。一听到这个消息,队伍中开始发出这样的声音“啊?不会吧,我下午还有事呀?”“那饭后几点能走?2点前能到家吗?”“饭就不吃了吧,不可以把新娘直接接走就行吗?”“晕哟,我可能得提前回去呀,有事咯”。听到这些,我想如果有东西可以象温度计测量气温那样测量人的情绪的话,那这个“计”肯定是从最高端一下落到底。但作为今天主角的新娘和新郎,听到这些后,他们的情绪又会是什么变化呢?我不得而知,我猜想他们的情绪应该是微微落下再次回升吧,因为今天是他们开心快乐的日子,是属于他们俩的日子。

   其实,就早晨的景象而言,今天应该是大家开心快乐的日子,只是随着时间延长,快乐的指数对非主角的大家慢慢地下降了,当最后真的有人提前离开时,我想,离开的人的快乐指数应该是零。作为旁人,看人家快乐,可能一刹那应该会情不自禁地跟着同乐,但终究快乐开心是别人的事,与已关系不大甚至根本无关,想必要同乐真的不容易。

   迎亲,接下来的就呈鸟散状:成队而去的婚车,并没有完整地列队而归,迎亲的人员,没有接回新娘就随车陆续地回赶,有回家睡觉的,有聚众搓麻的,有相约闲侃的,直到晚饭时间大家才从不同的方向“流”向了餐厅。晚餐的气氛也是松散的,早就计划好的“闹洞房”节目,也只剩下寥寥几人,一打听,原来打麻将还将继续,闲侃趁着醉意兴致更高,回家的索性不再来,嘿嘿,只有一对新人还在乐呵呵的鞠着躬,敬着酒,开心快乐仍在他们身上萦绕着,最初兴致勃勃的同事们,却已再无法看到快乐的痕迹。

   有人曰“同甘易,共苦难”,但我看并非如此,因为人都是自私的,当快乐同属时,那快乐就能快乐着自己的快乐,但快乐是别人的时,有几人能快乐着别人的快乐呢?今天大家没有坚持“同乐”,真要说大家曾“同乐”的话,那也是“虎头蛇尾”的“同乐”。

   乐,开心、愉悦。同,共同,一起。

   一刹那,可以,一段时间,坚持,世人有几何?

   “同乐”与“共苦”可能都是一样的,它们反映的都是一种心情,一种思绪。

   情绪可以偶尔感染,但,持续“受”染,真的很难,甚至坚持“同乐”比坚持“共苦”更难。

   这就是人性,人之天性。

松原市专治小孩癫痫病哪家好到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最好白城市看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