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作家 > 文章内容页

《天方稽谈》【第一谈:无题】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9-11 分类:小说作家

题记——何为真实?何为梦境?熟虚熟实,熟真熟假。天方稽谈,黄粱美梦?不,这只是孩童名为妄想的真实。

【第一谈:无题】

在我的眼里,世界万物都可以归类为数字,包括世界自己本身。

世间其实有两个世界,一个,是我们脚踏实地站着的名为平行空间的地方(注:是所有平行空间=世界),另一个,则是彻彻底底演绎了完美二字,穿梭于世界中的世界。

第一个世界,可以说是个平面直角坐标系,因无数的点和线相连,练成无数个格子。比如X轴上,有无数个点,也就可以理解为同一时间里,有无数个平行空间。

而Y轴,则就代表了世界中的有一个部分,空间已经有了,那么肯定就是时间了。Y轴上每一个点,都代表着一个时间点,有了时间点,则就可以在时间点上设置一个条线,X轴。

这个世界,很庞大,只要时间Y轴和空间X轴不是射线或线段,那么,他就是可以归类为数字、但本身却只是一个代表:∞【无限大】

这个世界,是无限的,而我们,也是无知的。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们眼里所看到的这个世界,这就真的是这个世界的面貌。

准且来说,这个世界,有无限的可能,不单单只是在我们的认知范围内,它是∞,有时候∞也不仅仅只是代表无限两个字,也代表着没有、不存在的意义。

我是比较信服于平行世界的说法,站在宇宙的终点尽头,人类会说:啊,这就是世界啊!不,宇宙和世界是不一样的,宇宙只是世界的一小部分,只是作为身在此地,一个世界中我中一个,“我们大家”的容身之所罢了。

我们站在的尽头,只是宇宙的尽头,只是世界百万的平行宇宙的一个空间的一头,而世界的尽头,就像数轴两段,负数和正数,没有最大的数字一样。

那,要怎样去呢,如果是虫洞穿越问题,我不是博士,我不知道,但以我的第六感,和整天妄想的脑袋来说,我觉得,我们可能其实接触过另一个世界。

但怎样接触,又怎样知道呢?我大胆的想象了一下,因为除了想象,我什么都不会。

每个人都会做梦,不单单只是说白天妄想的白日梦,还有晚上睡觉的时候。如果,人贵阳治疗癫痫那里好有灵魂的话,那么会不会,一个灵魂,有两个身体?一个在这里,所谓的现实,而另一个,则在另一个平行空间,也就是所谓的梦境。

当现实的身体处于休眠状态,灵魂就会游离到令一个身体里,而往往灵魂回来时,总是带着另一个空间,“我们”所做而且所想的零碎记忆一起回来。

会不会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我们才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入梦境,又是什么时候出来,但却记得我们主要干过什么,明明看不清来人的脸,却能一眼断定他就是我所认识治疗癫痫病去什么样的医院治疗比较好的那个人!

数轴是有正数端,和负数端的,但我们却无法判断,这边的“现实”是在哪一点并且,是正数还是负数。梦境是这一点的相反数,但也不知道其绝对值和到底是正还是负。

但是我知道、觉得的是,无数空间里,这两个空间的绝对值是相等的,所以才会有相连的关系。

对待科学半信半疑的时候,同样,对待这些所谓的伪科学,也是一样的态度,但我唯一对待一件东西,是全信的,那就是,做什么,都会付出代价,就像太极一样,和之前所说的数轴正负。

一件事或一个人,没有绝对的白,也没有绝对的黑,没有谁是对的,除非你告诉我你是绝对正义的化身:米迦勒,或者说你是绝对邪恶的:撒旦。

所谓的正义、邪恶也只有在小说故事中,才会出现。人都有邪恶的时候,也都有正义的时候,也因为对于人的这种黑白互抵的平衡,才会凸显出米迦勒的正义,好比在鸡蛋里找钻石一样简单。

你会问,这和梦有关哈尔滨癫痫病最佳医院有哪些系吗?答案当然是有的,不然谁也不会废话讲那么多。

在人类里,有两种天命的人,主角和配角,不平凡和平凡。

主角想过着配角的幸福生活,配角想像主角一样拥有荣耀,平凡想着如何不平凡,而不平凡却想这如何平凡,这是一个死结,相互连接起来,成为了∞,顺从天命的人将会获得幸福,反抗天命的人将会获得荣誉。

梦,其实像是实现愿望一样。在“现实”里,你是想要不平凡的平凡人,我想你做过稀奇古怪跌宕起伏的梦吧,这难癫痫病怎么治疗好道不是不平凡的一种吗?

而平凡的人,往往期望着过一过不平凡的生活,这和上面是相反的道理。

你不觉得这很像之前说的黑白相抵吗?先不管平凡或不平凡到底是黑是白,但他们相反,为了世界平衡,不,说到底,平横平衡,其实只是凸显出世界的完美罢了。

人每每都说,不要沉陷在梦境里,这回让现实扇疼你。而我很想问,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平凡的我所在的这个空间就是所谓真正的现实,说不定这只是在所谓名为“梦境”不平凡的我所希望并且做得一个平凡的安逸之梦。

说不定在“梦境”的我醒来过后,也只是像我们一样,有一些零碎的记忆,但却很幸福,安逸。

都说了,在没有答案之前不要妄想下结果,在没分清楚到底哪一个空间是所谓真正的现实,而哪一个空间又是所谓真正的梦境,或者又说是两个空间都是“现实”或“梦境”之前,科学,其实也可以算作伪科学罢了。

刚刚谈完同一时间点的空间,那么现在,该来谈谈不同时间点的空间了吧。其实这和前面说的差不多相似,只是不同的是,时间点而已。

时间轴也是无限延生的,就像是时间无尽头一样。过去的种种历史,其实只是一个空间的事情而已,说不定在另一个空间里,历史是与我们不同,说不定在那个空间里,人类文明更加繁荣。

我们所见到的外星人,说不定只不过是穿越的了时间轴,在无数个空间里选择了我们的空间,所以才会看到UFO。而他们自己,有可能是来自未来和我们同一个空间,有或许是不同的空间,但时间点却和我们一样,只是他们的文明早了一点,又或许是未来的其他空间的人类。

为什么不能改变世界,为什么不能改变时间?答案其实很简单,除了世界是完美的不需要改变,还有做过的事情就算改过来也是要付出代价的,这就相当于没有改变一样,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时间其实很危险,蝴蝶效应总知道吧。

被比喻为坐标系的世界谈完了,还有一个世界,我喻它为万数的开始,也是万数中的结束:0

总是说世界是完美的世界不需要改变世界是公平的,那你一定会牵扯出其他的一堆势力来反驳我吧。以前我看见无数可怜的人,总会觉得世界好不公平,根本没有上帝,况且我还是个重症初中二年年级晚期患者(现在也是,我不想改变讨厌二次元粉的想法,反正我就爱这个世界),所以总会想期盼有力量,想改变世界。

但后来,猛然发现,世界不需要改变,世界本身就是完美的。就像之前说的,一个物品或一件事一个人,都是正反两面,如果人人都是白的话,那么到处可见上帝了吧。说得难听点,就是所有的人,都是衬托花而已,但这只是作为能活下去的代价罢了。

上帝是不公平的,错了,上帝的公平,因为他在看着而已。诺亚方舟的故事听过吧,上帝亲手毁灭了世界,又亲手创造了世界,但最后,上帝明白,这些只是徒劳而已,看着,就已经是对所有人最大的公平了。

说到底公平,其实只是黑和白互相抵消,然后什么都没有剩下而已,就像正数和负数相加,最后所得的,就是0。

回到刚刚用那些可怜之人反驳我的话题(应该是自己反驳自己吧),就像一直说的,当世界为你关上了一道门,总会为你打开一扇窗,我所说的另一个世界,哦,不,应该是被誉为“世界”之称,就是管理这些的。

管理这些的世界,其实有很多叫法。它是基督教的上帝耶和华,又或者是受膏者耶稣,再或许又是东方人所信服的天命,反正,名字虽然很重要,但对于没有实体的他来说,是不重要的,所以,我就唤他做,“世界”。

世界一直遵守着一个道理在工作,做一件事情,就必然有代价,给你一样东西,就必须拿走等价的东西。

问说它没有实体到底是怎么工作的,我不知道,但是在我想象力下,我分为了两种,一种比较魔幻:

他是不动的,坐在王位上,悬空的笔为他书写着每个人的一生,已定的,未定的,就这样一直写。

而另一种则是:

他有一条像数学一样的公式,或者有几台庞大的计算器在计算着。

两种没有哪一个更可行,看就看在自己。

昨天是一张已经书写完了,满了的纸。今天,是一支笔正在书写着的页面,明天则是白白的无暇的白纸,等待着书写,当一张一张积累起来,当只剩下最后一张纸被书写完,就变成了一本书。

而在书库里,这样的书太多,就有了平凡一词,而在名为平凡的书中,总会有一本不平凡的书,显的很有趣,就好比在鹅卵石当中,看到一颗珍珠一样。但如果本本都不平凡,就好比是在珍珠堆里一样,总会腻的。

如果你问,我是信天命不顺天命的人,还记得之前所谈论道的吗?顺从天命的人将会获得幸福,反抗天命的人将会获得荣誉。

我不说服你相信,因为我所写的这篇文只是想把心里话,吐出来而已,我只会想象,也只有想象,但是想象救了我,我不讨厌他。作为孩子,想任性下不过分吧,也谢谢道听我的任性。